古怪的喵星人

喜欢画画,喜欢吉他,喜欢唱歌。

“你看天上那朵云,像不像我爱你的形状?”
“不看。”

光妹美如画

“孤独”。 这两个字拆开看,有小孩,有水果,有走兽,有蚊蝇,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,人味十足。 夏日的傍晚,你看着空中嗡嗡飞舞的飞虫,不远处的狗摇着尾巴穿巷而过,你手中拿着吃剩下的半块西瓜,忽然觉得好像过了半辈子,又好像只过了半分钟。

皮下三寸皆白骨,我们内在都一样,不爱就是不爱,没有任何标签。

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。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。

半辈子的好梦都是找到了惊喜,可见醒时多无趣。

或许平行世界里是基围虾在剥我的壳,练习册在写我。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。而你想到了我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,秋刀鱼会过期,肉罐头会过期,连保鲜纸都会过期,我开始怀疑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?既然是这样 ,那在我过期之前又会遇上谁,最后又是谁把我真正带走。

以一种假装疯狂的怯懦,与过去再见

你可知今天疯掉的,不止一个人。

往世界的深处去,不要约定归期。

爱夜的人要有听夜的耳朵和看夜的眼睛,自在暗中,看一切暗。

人生在世三万天,趣果有间孤独无解。

断了。断了。

你听不见我的哭泣,在层层海浪里。

成为怪人或许是一种最好的生活方式。

© 古怪的喵星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